翻頁   夜間
筆趣閣 > 晚落 > 第八十三章 你做孫悟空,我就做如來佛

第八十三章 你做孫悟空,我就做如來佛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筆趣閣] http://www.cohnjz.live/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嚴言回到臥室中,心不在焉的在換著衣服。木澤都已經發話了,所以她不敢在屋中耽誤太長的時間。可是她又擔心阿標陪自己去醫院會穿幫自己沒懷孕的事情。她的鬧鐘不僅想起了上次為自己做假化驗單的醫生。

    嚴言的臉上的苦楚變成了笑意。泠冽的冬季她的下身只穿了一條并不厚實的絲襪,盡顯出她纖瘦的身材。上身披了一件夾克便走出了臥室。

    她臉上掛著淡淡地微笑,溫柔地說道:“我們走吧。”

    阿標拿起了桌子上的車鑰匙就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而嚴言的視線卻在屋中徘徊了一圈,她見木澤躺在沙發上卻始終沒有向自己這邊看來。

    嚴言慢步行走在大廳中,沖著木澤說道:“木澤,我和阿標先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木澤只是“嗯”了一聲,也不見他抬頭。嚴言只能悻悻地離去。

    想到明天就是除夕,木澤想要為元朗朗準備新年禮物。回想起以前上學的時候,每年新年她都會讓自己給她準備禮物,每次都遭到了自己無情的拒絕。

    木澤猶豫的拿起了手機,腎上腺素飆升的撥通了元朗朗的電話號碼。他的心中已經在假想該如何和她說,要為她準備禮物。也想問問她最近身體有沒有好點,又或者怪她最近為什么沒有給自己打電話。又或者約她出來說說嚴言的事。

    木澤心中無數的假想,卻隨著“嘟”的一聲和暫時無法接通的提示音所破滅。

    此時的自己心中不僅有一份恐慌,還有一份憤怒。恐慌的是元朗朗竟然將自己給拉黑了。憤怒的便是這個嚴言到底對朗朗做了些什么,會讓她把自己拉黑。

    木澤的內心慢慢冷靜了下來。事出必有因,自己并沒有惹到元朗朗,而且自從那天起,最近一段時間都沒有見過她。難道是她還在怪自己那晚的沖動?一定不是這樣的,第二天朗朗還留在了公寓中。自己去公司以后,只剩朗朗和嚴言在公寓之中。朗朗離開的又是那么突然。

    木澤卻更加肯定了,元朗朗的反常舉動一定是因為嚴言。不過木澤想不明白的是,嚴言到底和她說了什么,又或者做了什么,朗朗竟然舍得將自己給拉黑。看來以前還是小瞧了這個嚴言。

    如果朗朗不和自己說不明白的話,那么自己做的這一切都是無用的了。木澤的心中感到一份心疼,這個小丫頭竟然想擺脫自己了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家中的元朗朗拉開了窗簾,一縷微弱的陽光照了進來。她最近一段時間的反常也引起了父母的注意。

    元虎由于公司的事情多,所以并沒有年假。但是為了女兒,元虎還是決定讓妻子帶元朗朗去國外過除夕,也權當是陪著女兒出去散心了。

    元朗朗已經收拾好了行李箱,她拉開了窗簾讓陽光照了進來。她的心里不自覺地想起了他,每年新年自己都會問他要新年禮物。雖然每次都會被他拒絕,自己還是樂此不疲的“騷擾”他。可是此時元朗朗心中卻覺得,他不在屬于自己了。

    元虎將妻子和女兒送到了機場。在機場的休息室中,元虎不停地在說道:“朗朗一定要看好你媽媽,爸爸忙不能跟你們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元朗朗不禁被自己的父親逗的笑出了聲,而元虎妻子見到女兒的開心,就沒有在意元虎在胡說些什么。

    一家三口的歡樂被元朗朗的電話鈴聲給打斷。元朗朗接起電話,是林夕打來的。電話中的林夕問道:“朗朗,你最近好點了嗎?”

    元朗朗回應道:“嗯,好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林夕說道:“于進剛才打來電話,讓我問問你和木澤鬧什么矛盾了嗎?”

    一聽到電話中傳來木澤的名字,元朗朗的臉色就變得暗了下來。“沒。我馬上要上飛機了,先不和你說了。”元朗朗匆忙的掛斷了電話。

    元虎也看出了女兒接完電話,臉上掛著難堪的神情。他也不清楚元朗朗到底發生了什么事,只不過作為父親的他就看不慣女兒的難過。

    元虎開口說道:“朗朗,把手機關機吧。和媽媽出去好好放松一下,回來記得給爸爸帶好吃的。”

    元朗朗點了點頭,將手機給關機了。她張開雙手投入了元虎的懷抱,眼角不自覺流下了眼淚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于進的電話打了過來,木澤拿起了桌子上的手機。

    于進的聲音從電話里傳來:“大哥,朗朗妹子她說沒和你鬧矛盾。她說要上飛機了,不知道她要去哪里?然后就把電話給掛了。”

    木澤不悅地問道:“她要去哪啊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她沒說。”于進回應道。

    “好了,我知道了。”說完后木澤就掛斷了電話。

    元朗朗是在逃避自己嗎?不僅將自己給拉黑,現在連過年都要離開A市。就算她是孫悟空,自己也要做如來佛,讓她飛不出自己的手心。眼前最重要事,就是弄清楚嚴言到底耍了什么伎倆。竟然將自己和元朗朗耍的團團轉。

    木澤放下了手機,在琢磨著該如何從嚴言的口中撬出來她究竟做了些什么。強硬的手段一定是行不通的,這個嚴言果然不是省油的燈。

    隨著時間的推移,木澤已經不是曾經沖動而又暴躁的男孩了。如今他也懂得有些事情,意氣用事是解決不了的。

    過了幾個小時,阿標和嚴言回到了公寓中。阿標一進門就開始抱怨道:“今天醫院的人太多了,我們排了好久的隊。”隨后阿標就癱躺在了沙發上。

    木澤看著癱躺在沙發上的阿標,不禁白了他一眼。這個阿標真的是和自己混熟了,一點都沒有是自己保鏢的樣子。反而木澤現在讓他做點什么事,他都想要討價還價。

    而阿標和木澤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,阿標也沒有把木澤當成自己的雇主。反而在心里把他當成了自己的好朋友,一個心底里的小哥吧。

    木澤不再理會阿標,視線轉移到了嚴言的身上。“檢查結果怎么樣了?”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乐彩网排列五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