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頁   夜間
筆趣閣 > 神武之三界封魔 > 第七十七章 危機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筆趣閣] http://www.cohnjz.live/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死亡騎士雖然是鬼將級別的鬼物,但卻沒有實體,做不到口吐人言。可是它實力強絕,智慧極高,向姜書雪傳遞消息這點小事兒還是可以辦到的。

    葉青峰并不擔心這一點,他現在更擔心的是之后花解語、雪千尋、白無憂和慕子白進來,會不會又被抓個正著。因為現在阮鐵武聚集兵力,自由活動的夔牛很少,他們一旦進來就會被注意到。

    一切還需要死亡騎士效率夠高,通知完雪千尋之后要立刻回來回復,然后趕緊去通知老白他們。

    事情突然變得緊張起來,葉青峰兩人無法離開,也根本無法放心的待下去,此刻是如坐針氈。

    而另一邊,那巨大的簡陋木樓之上,阮鐵武和滄溟等人已經聚首了。

    “阮族長,都這個時候了你還猶豫什么?成大事者,怎么能瞻前顧后?”

    滄溟淡淡笑著,頗有智者風范,他繼續道:“你夔牛一族的傳統就很有問題,哪有專門設立一個大長老來制衡族長的道理?這樣如何讓全族齊心,共謀發展呢?你這樣做是為了一統夔牛族部,為的是夔牛族部長期的發展啊。”

    阮鐵武也是身體直立,體魄強健,渾身上下都散發著強大的氣勢。

    他擺手道:“不是我猶豫,而是夔牛一族本就不擅長把武器對準自己的同胞,命令下達之后,很多同族都表達了反對的意見,他們認為還不至于走到這一步來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族長,我需要考慮很多事情,不能一意孤行。”

    巴戟天咧嘴大笑道:“阮族長多慮了,你看看我們人族的文明,哪一個開國帝王不是雙手沾滿血腥?當今李氏天子不也是征戰沙場多年,才平定了天下。現在呢,天下繁榮,國富民強。”

    “你夔牛一族不斷積弱至如此,還不流點血,如何能真正獨掌大權,發展族部?想要脫離九黎的控制,首先就要讓自己內部鐵板一塊,不是嗎?”

    阮鐵武道:“道理我懂,只是為什么就不能延后?之前的計劃不是先找到天火,復活了圖騰圣獸先祖,再由先祖一統全族嗎?”

    滄溟微微瞇眼,嘆聲道:“因為沒有時間了啊,阮族長,有些事并不是你想的這么簡單的,這樣拖下去九黎不會干預嗎?其他人不會干預嗎?你也看到了,不但姜書雪來了,連那個所謂的流火也來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們這兩個人,和三界十二門派的弟子們走得很近,我甚至在懷疑,三界各派的弟子都是進來對付你的。”

    說到這里,他笑了笑,繼續道:“君無殺人意,人有屠你心,你有選擇的余地嗎?真要等到三界門派干預你夔牛內部事務的時候,你反悔都來不及了。”

    聽到這句話,赤眸夔牛連忙大聲道:“對啊族長,現在我們不動手也不行了,外界的人要是參與進來,咱們夔牛族部就徹底亂套了。”

    阮鐵武沉著臉,忽然轉頭朝身旁的男子看去,鄭重道:“仲由,你也覺得該這么做嗎?你自小聰明,姜書雪進來也是你發現的,我想聽一聽你的意見。”

    阮仲由是阮鐵武曾經拾回來的孤兒,自小在夔牛部族長大,聰慧無比,深得阮鐵武喜愛,也正是他的細心,才發現了潛入了的姜書雪和流火。

    每每到拿不定主意的關鍵時刻,阮鐵武就會問一問阮仲由的意見,只是這一次他卻沒有注意到滄溟和巴戟天眼中若有若無的冷笑。

    阮仲由抱拳道:“族長,這種大事必須要深思熟慮,但可借鑒人族的歷史,所有開國君王從來不是深思熟慮準備萬全之后才行事的,他們都是在最急迫最關鍵的時候,做出了沒有把握但卻偉大的決斷,最終奠定了基業。”

    “我夔牛一族,大長老和族長長期制衡,雖然避免了權力的獨斷,卻也永遠失去了絕對意義上的團結,這種中庸的方式適合盛世,不適合亂世。”

    “而對于我們夔牛一族來說,這就是亂世,亂世就該果決,就該流血,把一切掌控在手中,讓夔牛一族團結起來。內除奸惡,外尋天火,復活先祖,再把一個完整的、團結的夔牛部族交給他,征服這片土地,掙脫九黎的束縛。”

    “我相信我們會有那么一天,驕傲的站在這片土地上,宣告我們不是任何人的奴才,我們就是我們,是偉大的夔牛族部!”

    阮鐵武渾身熱血沸騰,忍不住大吼道:“說得好!說得太好了!”

    他攥緊了拳頭,只覺身體都在發燙,喘著粗氣,繼續道:“好孩子,不愧是我夔牛一族的文化人,這一番話是說到我心坎里去了,我就渴望有一天咱們夔牛一族可以這么硬氣。”

    他激動得抓起了旁邊的大長戟,握在手中揮了一下:“干!就這么干!把大長老打服,那個老頭子畏畏縮縮的,跪太久都起不來了,的確該辦他了。”

    滄溟笑道:“阮族長果然有氣魄,是成大事的料,那我們天一黑就行動,打他們個措手不及。”

    赤眸夔牛道:“我研究了好幾天,進攻計劃早就有了,只要動手,保證在今晚解決戰斗。”

    一群人對視一眼,頓時大笑了起來。

    而此刻,在夔牛部族東部區域,一處洞穴之中,姜書雪驟然站了起來,忍不住驚呼出聲。

    “什么!他們今天就要動手?”

    她瞪大了眼,喃喃道:“阮鐵武糊涂,挑起內戰,無論誰輸誰贏,受創的都是夔牛部族本身啊!”

    她的身旁,一個蒼老的夔牛人立在地,背已經駝得不成樣子了,滿臉皺紋,雙眼渾濁,胡子已經變紅變灰,皮肉松弛,各處都流淌著歲月的痕跡。

    他顫聲道:“糊涂,是糊涂啊,阮鐵武沒救了,勸不回來了,他是被那兩個人族迷惑的心神啊。”

    姜書雪咬牙道:“大長老,我們必須要做出應對,不單單是要打破他們的陰謀,還要救出流火少俠,他是為了幫助夔牛一族才身陷險境的,我們不能見死不救。”

    夔牛大長老嘆聲道:“我也想救他,但是跟隨我的夔牛部族已經不是很多了,他們加起來也不足阮鐵武的三成,一旦對方宣戰的話,或許人會更少啊。”

    “一定要想個辦法。”

    姜書雪想了片刻,重重跺了跺腳,轉頭道:“死亡騎士,只有拜托你把這些情況告訴幾位師兄師姐,請他們想想辦法。現在滄溟和巴戟天都在族長的角樓,你避開那邊走,就不必擔心被發現。”

    “一定要盡快回來告訴我們,這樣我們才有時間部署,拜托了。”

    死亡騎士點了點頭,身影直接化作黑煙,遠遠避開角樓,極速朝葉青峰方向飛來。

    它將姜書雪的話傳達給葉青峰,葉青峰兩人的眉頭皺得更緊了。

    凌霜月道:“雙方實力差距過大,一旦阮鐵武鐵了心要開戰,大長老那邊肯定招架不住,而一旦內戰流血,九黎就再難和夔牛部族重建關系了,那時候就只有繼續亂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錯。”

    葉青峰點頭道:“所以我們必須要立刻想個辦法阻止這場戰斗,目前為止,除了讓阮鐵武回心轉意之外,還有什么辦法牽制他們?最好逼得他們無法出手,給我們爭取時間。”

    凌霜月想了想,緩緩道:“讓阮鐵武回心轉意不大可能了,畢竟這是大事,他既然心意已決,就很難是言語可以回旋的。唯一的辦法還是牽制他們。”

    “那什么事情,比他們開戰還要重要,可以逼得他們暫時不開戰?”

    “比開戰還重要...那只能是復活夔牛圖騰圣獸了...”

    說到這里,凌霜月眼睛一亮,忽然道:“兩個辦法,第一個辦法是有人找到了那四個火盆,并打算毀去他們,那阮鐵武肯定會選擇保護火盆。第二個辦法更直接,就四個字——天火現世。”

    葉青峰身影一震,頓時笑道:“霜月你真聰明,雖然我們很難找到四個火盆的位置,但我們可以偽造‘天火現世’,讓他們直接改變行動,全力去追尋天火。”

    凌霜月不好意思的搖了搖頭,繼續傳音道:“可是也有難題,就是我們對天火一無所知,又如何去偽造‘天火現世’的現象呢?”

    葉青峰道:“你忘了,最緊張這件事的不是我們,而是那高高在上的九黎女皇啊!”

    “對啊!”

    凌霜月也笑了起來:“九黎女皇法力強大,修為高深,見識廣博,肯定有能力做到這件事。”

    說到這里,她忽然又停住了,沉默了十多個呼吸,才緩緩道:“這是一個契機,我們應該更多的去利用。”

    葉青峰心中一動,也開始想了起來,霜月說的不錯,這是一個絕佳的調虎離山之計,應該利用這個計策多做一些事,不只是止戈這么簡單。

    如果說是雙方即將開戰的時刻,突然傳來天火現世的消息,那阮鐵武、滄溟和巴戟天恐怕都要去爭搶,夔牛陣營之中或許只會留下赤眸夔牛來主持大局。

    而這個赤眸夔牛腦子不是很靈光,雖然滿身肌肉,但卻很好騙,只是不知道他是否知道四個火盆的具體位置,如果他知道的話,葉青峰覺得或許可以把火盆也給端了。

    一時間,他計上心頭,連忙讓死亡騎士出門去找慕石頭。

    現在花解語和雪千尋或許已經進來了,慕石頭需要恢復法力,應該還在外邊,這件事跟他說清楚,就很好辦了。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乐彩网排列五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