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頁   夜間
筆趣閣 > 咸魚贅婿 > 第263章 與老婆再相逢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筆趣閣] http://www.cohnjz.live/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再見了,高琦!

    再見了,我的好兄弟!

    “嘩啦~”

    大冬天,冰冷刺骨的河水沁透了江浩,他拼命的掙扎著,河水太湍急了,沖刷著他朝著下游而去。

    江浩拼命掙扎著,想要游到岸邊,但不一會兒,河水太冷、太急,他那條剛好的瘸腿抽筋了。

    咕嚕咕嚕!

    一陣陣水泡冒出來,江浩伸出手,虛空的抓著水面,身體不受控制的一點點下沉。

    完了嗎?

    我江浩的人生到這里就要結束了嗎?

    啪!

    突然一只手抓住了他,拼命朝著上面拽,出了水,因為缺氧,江浩昏迷不醒。

    啪啪啪!

    臉蛋被人拍了拍,“少爺!少爺,您可不能死啊,您要是死了,我對不起高琦啊!”

    江浩迷迷糊糊的睜開眼,看到了一臉焦急的方明。

    他緊緊的抱著江浩,抓著水里的礁石,開心極了,“謝天謝天謝地,少爺!您沒事吧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江浩剛要搭話,結果方明一個書生,實在沒有力氣了。

    手一滑,兩人卷入了漩渦,然后順著水流不斷的飄下去。

    要命的是……

    這一段河道,很多礁石。

    江浩大叫著,“方明!方明!”

    “少爺……”

    砰!

    沖刷中,江浩的腦袋一下撞在了石頭上,兩眼一抹黑,只感覺天旋地轉,然后暈死了過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個月后。

    江家!

    三水公司老總江洪病重癱瘓,臥病在床不能言語,跟植物人無疑。

    江家大少爺江浩,因為車禍意外墜河喪生。

    三水公司由二少爺江海把持!

    江海上位之后,第一件事情,便是以各種借口,把少壯派逐出了江家。

    現在的三水公司,徹底被老門人掌權。

    江海成了江家實際代言人。

    三個月后,哼泰國際宣布破產。

    山水國際楊家成為了當地最大樓盤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這里是另外一個城市,臨江市。

    一大清早,一個小資穿著西裝,提著公文包急匆匆而來。

    身后一個漂亮的女人,穿著職業套裙,拿著一份合同急匆匆的跟在他身邊,笑嘻嘻的道:“李先生,李先生,上一次說好的保險合同,你打算簽給我們公司的?”

    小資轉過頭來,瞪了那女人一眼。

    “陳巧云,你自己心里沒點數嗎?我是說買一份車險,但前提是你陪我吃頓飯的。你既然不答應跟我吃飯,還簽這單,開什么玩笑?”

    聽到這話,陳巧云尷尬的楞在了哪里。

    “嘁,你都一個被老公拋棄的人了,還裝什么清高?你還以為你是以前的陳總啊,薩比!”

    罵了一句之后,那小資轉身走了。

    陳巧云還得陪著笑臉,“李先生,想通了再聯系我哈。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“腦殘!”那人轉身上了大奔,揚長而去。

    人走了,陳巧云立馬笑容不在了,一臉頹廢。

    自從三個月前,江浩攤牌,簽下了離婚協議后,李家廢了,她家也徹底廢了。

    新聞都報道了,所有人基本都認識她了。

    在當地工作也找不到,一來她成了名人,二來誰都怕得罪江家,不敢給工作。

    那地方她家一家人實在待不下去了,房子也是人家江家的,不得已一家人背井離鄉跑到了臨江市來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找份跑保險的工作,沒想到還是有人認出她來了。

    陳巧云心灰意冷,中間也不知道江浩和方明怎么樣了,怎么打電話都聯系不上。

    他一定寒心透頂了吧?

    再也不會回這個家了。

    仰起頭,陳巧云眼眶紅紅的,天空飄起了雪。

    都是自己自找的!

    三年來,一直沒有顧及老公的感受。

    怎敢再奢求他的原諒呢?

    江浩,但愿你幸福!

    你要過得好,我便是晴天。

    轉身,陳巧云摸了摸兜里,就剩下十幾塊錢了,等下還要買菜,也不知道這點錢夠不夠。

    “傻瓜、傻瓜沒老婆,赤腳走路,穿破鑼!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剛剛走出去沒多遠,就看到一群小孩子,拿著石頭正在扔一個臟兮兮的,頭發凌亂的乞丐。

    陳巧云皺了皺眉,趕緊跑過去,“走開!哪里來的小孩子,這么沒素質,你們怎么能欺負乞丐?”

    “什么乞丐?他是個傻的嘛!”

    “傻子也不能隨便欺負,你們那個學校的?我告你們老師和父母去!”陳巧云這話一說完,眾人立馬一哄而散。

    陳巧云松了一口氣,然后看著那臟兮兮的乞丐,一咬牙把僅剩下的十幾塊遞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先生,我也沒多少錢了,這十幾塊你看夠不夠?”

    “不不……我我我……不要錢!”

    那乞丐很奇怪,看到陳巧云居然轉身就跑。

    陳巧云急了,趕緊追上去,堵住了他,“先生,怎么了?你好像很需要幫助?”

    陳巧云歪著小腦袋,側臉一看,瞬間……驚呆了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陳家,一間簡陋的出租屋內。

    張翠蘭接了個散活兒,幫布鞋廠納鞋底,這一會兒和老公一邊干活兒,一邊看著老舊的二手彩電。

    “山水國際樓盤,即將進入到臨江市,不少網民驚呼房價又要漲!這次的負責人是楊蓮女士,陪同她前來的是丈夫三水公司的執行總裁江海,說起三水公司……巴拉巴拉……”

    張翠蘭驚呆了,看著一旁同樣一臉木訥的老公陳大貴。

    “大貴,這江家三水公司的繼承人不是死瘸子嗎?怎么變成這個討厭的江海了!”

    “是啊,三個月前,江浩多大陣仗啊,怎么現在……?”陳大貴也是一臉的奇怪。

    “我就說嘛,死瘸子怎么可能是什么豪門繼承人?”

    “可他確實一夜整垮了遠洋集團和咱們家巧云啊?”

    “嗯?難道說……哎,電影里面不都這么演的嗎?江浩是不是江家的干兒子,這江海才是親兒子啊!”

    “你電影看多了!照我看,江浩可能就是江家一個小跟班,拿著雞毛當令箭,狐假虎威罷了。”陳大貴嘆息了一聲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候,嘎巴一聲,門打開了。

    陳巧云走了進來,一臉開心,“爸,媽!你們看誰來了?”

    “什么啊?巧云,你先聽媽說,哈哈!報應啊,你不知道,我們都被耍了。江浩根本不是什么三水公司的公子,什么少爺,啊呸!現在把我們家禍害慘了,別讓我再見到他,我非弄死他不可。”

    “啊?媽,什么意思啊?”陳巧云有點心慌了。

    “傻丫頭,你沒看新聞嗎?三水公司現在的總裁是江海啊!人家才是江家大少爺,江浩是個冒名頂替的。”張翠蘭這話說完,陳巧云驚呆了。

    “對了,女兒,你剛才……哎,這乞丐是誰啊?”陳大貴這才注意到,陳巧云的身后還跟著一個臭乞丐。

    陳巧云苦笑,然后也不嫌臟,抓著乞丐的手,“媽,爸,這是江浩啊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兩人一下驚呆了。

    張翠蘭第一個跳過去,一把抓著乞丐的長發,用力一拉,他頓時揚起了頭。

    “還真是死瘸子,媽的!他還敢來啊?滾出去!你這個冒牌貨。”

    “媽,你撒開!”

    陳巧云趕緊過去,一把推開了她媽的手,然后扶著江浩趕緊過來坐在沙發上。

    從頭到尾,江浩面無表情,目光呆瀉。

    歪著頭,還在流口水。

    張翠蘭和陳大貴愣住了,對視了一眼,“他怎么了?”

    陳巧云一臉傷感,摸了摸江浩頭上的那塊疤痕,嘆息道:“不知道,好像腦袋受傷了,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變成白癡了嗎?”張翠蘭直接說了出來。

    陳巧云沉默了。

    但接下來,張翠蘭的表情反應,老夸張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蒼天有眼啊!報應,真是報應啊!把我們一家人害得這么慘,老天爺懲罰他,讓他變成了白癡了。”

    “媽,你過了!”陳巧云趕緊來了句。

    “什么過了?他離婚協議不都簽了嗎?讓他滾!”

    “對,這一次我也站在你媽這邊,這種人渣不能收留他。”陳大貴也罵了起來。

    陳巧云什么也沒說,牽著江浩的手,把他直接帶到了自己的房間去。

    身后的張翠蘭氣得跳腳罵,“巧云,你干什么啊?同情心泛濫也得有點底線吧?他都變成白癡了,你還要留他嗎?”

    “媽!”

    陳巧云火了,然后來了句,“那天本來就是我們不對!會造成這一切,不怪他,是我們自作自受。”

    “你還敢說,不是他,我們會跑到這鬼地方來,你一個女總裁會低聲下四的去賣保險嗎?這白癡不能留在家里,要是讓一航知道了怎么辦?”

    “誰管李一航,我跟他有什么關系?”

    “哎,傻丫頭你……”

    砰!

    門直接關上了。

    門外是丈母娘和老丈人的一片罵聲。

    陳巧云心疼的讓江浩坐在了她那潔白的鋪上,蹲在他面前,看著癡癡傻傻,流著口水的江浩。

    她抓著他的手,嘆息一聲,“這話我很久就想說了,我以為自己再也沒機會了。但現在……唉,你放心,江浩!我一定想辦法賺夠醫療費,治好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呵~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江浩聽不懂,癡癡傻傻的笑著,口水流得到處都是。

    陳巧云嘆息一聲,抓起床頭柜上的紙,給他擦了擦嘴角。

    “我去放水,給你洗個澡,咱們再把這身衣服換了。”

    說完,陳巧云轉過頭去,打開門,又扭頭看了一眼,傻笑的江浩,嘆息一聲出去了。

    門關上,外面的雪飄著。

    屋子里面靜悄悄的。

    江浩一直咧著嘴,流著口水傻笑……傻笑……

    然后,癡呆的眼神一變,犀利而凌厲!

    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乐彩网排列五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