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頁   夜間
筆趣閣 > 家有傻夫:有屋有田有嬌妻 > 第113章 深淵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筆趣閣] http://www.cohnjz.live/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王思遠不明所以:“娘,您在說什么啊?誰動手了?您是不是知道什么啊?”

    凌氏白著一張臉,無論王思遠怎么說都不理會他,只是緊抓著他的衣裳。

    王思遠甚為擔心:“娘,您別嚇我啊,您到底怎么了?您告訴我,等爹回來了我們去找爹,他定然是有法子的。”

    聽得這話凌氏更是害怕了,當即斥道:“你個小孩子懂什么!”

    王思遠最是聽不得這話,蹭地一下從椅子上站了起來:“娘,我現今不小了,已經十七歲了,有些跟我同齡的公子哥孩子都有了,鎮國公這一年都開始獨當一面了!”

    凌氏一拍桌子站了起來:“你現今還沒娶親怪誰?我之前給你談了門親事,你倒好,直接給我張紙條說出門游歷去了,一去就是小半年,你知道為娘有多擔心嗎?”

    “跟鎮國公比你能比得了嗎?你以為鎮國公就是那么好當的?當時若他不扛起這個擔子他們家隨時都能被傾覆,什么榮耀盛名都沒了!”

    “還有,你別老把鎮國公掛在嘴邊,特特是別在你姨姥爺和姨姥姥,還有你爹面前提!我說你小你還不信,是一點都不懂事!”

    凌氏的一頓訓斥讓王思遠挫敗不已,他不懂她母親為何總是這樣,對兄長總也和和氣氣的,對他總也想著把控他,不讓他喘一口氣。

    只有他爹,能夠理解他,讓他想做什么便做什么。

    “娘,您就這么看不起您兒子嗎?從小到大就是這樣,您總說我不懂,我是不懂您為何待爹爹那般小心翼翼又冷冷淡淡,為何我去哪里您都要知曉,不同您說您就整日里擔驚受怕,您到底在怕什么?”

    凌氏的眼淚一下子就流下來了:“思遠啊,為娘也是為你好啊,生怕你長不大就給人……”害了。

    王思遠等了半晌沒等到凌氏的后半句話,轉身就要走,卻是被凌氏給喝住了。

    “來人啊,將小公子給拉回房里關著,沒我的命令誰也不許去見他,更不許放他出來!”

    王思遠回身看著自己的母親,禁不住也哭了出來,似又覺著諷刺,竟又笑了起來,可他到底是沒違逆她的意思,跟著擁上來的小廝走了。

    凌氏頹喪地坐在椅子上。

    她也想做個正常的母親啊,她也不想整日里像個瘋子一樣擔驚受怕,生怕自己的孩子出個門就再也回不來了。

    她好容易盼著她的思遠大些了,心頭終于松了口氣了,卻沒成想自己的孩子原來在自己不知道的地方已然面臨著危險,還伙同旁人來瞞著她。

    他可知那個旁人可能就是……讓他陷入險境的人啊!

    萬千思緒上心頭,可她只能煎熬著,等著王平回來。

    王平和王大公子終于是在酉時回來了,她委實等不及了,直接怒氣沖沖地去書房找了他。

    卻見王平鬢邊一片花白,胡子也白了不少,頭發用黑冠高高束起,凸起的肚子被跟發冠同色的衣裳遮蓋著,正要往桌案后坐的動作被門邊的動靜吸引立時頓住了。

    可反觀凌氏,雖現今氣著,但絲毫不影響其身上的氣質,真真是風韻猶存,兩人還真是怎樣看著都不搭,外貌且不說了,年歲一瞧著就相差了許多。

    王大公子慣常在商場上混,一眼瞧出凌氏的不對勁兒,卻也沒說什么,知情識趣地退出了書房。

    他將門給兩人帶上后并未立即離開,而是躲在一邊的梁柱后聽著二人的對話。

    “王平,你說過什么?你不是說過只要我好好跟你過日子你就會放過我兒子嗎?你怎么能言而無信呢?你竟然騙我!”

    這是凌氏的聲音,似是怒極,聲氣兒并不小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我一回來你就這樣?你還吼得這般大聲,是要鬧得闔府都知道嗎?”王平的聲音要鎮定得多,知曉自己方才語氣不大好了,又安撫道,“有什么事兒咱們不能好好說啊。”

    因著王平這話凌氏的聲音顯然小了許多,但語氣還是不大好,顯然她也不是買了王平的賬,只是念著自己的兒子罷了。

    王大公子心頭大抵有了些猜測,也不再聽著無謂的墻角了,他覺著與其他一個人聽著還不如將他那寶貝弟弟叫來一起聽著,那才熱鬧呢。

    這般想著他便轉道去了自家弟弟所在的院兒里,果不其然,外面守著好幾個小廝呢,顯是防著自家弟弟又偷跑。

    那幾個小廝雖是得了凌氏的令,說的是任何人不能進去,但王大公子向來在家中是有威嚴說得上話的,他們自然不敢攔著。

    王思遠一見著自家兄長就苦著一張臉:“大哥,你可回來了,要是再這樣可要把我給逼瘋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從到大被關的還少?不該早習慣了?”見王思遠還要說,王大公子摸了摸他的腦袋,安撫道,“好了,爹回來了,你有什么委屈去同爹說去,他最疼你了。就是母親……”

    他頓了頓,語調一變:“你好生勸著點,我是勸不住了,我出來時還聽著母親在同爹發火,只怕兩人要吵架。”

    王思遠禁不住一陣嘀咕:“爹哪里會跟娘吵啊,怕是娘一個人在那里吵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小子,還是去瞧瞧吧。”

    王家的家庭氛圍向來很是奇怪,說好也好,父慈子孝,夫妻恩愛,家庭美滿,可總也感覺怪怪的,是父慈子孝了但總也隔了一層,夫妻之間更是,總也客客氣氣的,好似只有王思遠一頭熱地去調和著。

    王思遠和王大公子一道到了王平的書房外,外面經過的丫鬟小廝本欲行禮,被他們給制止了,卻聽凌氏怒氣沖沖的聲音從里面傳來。

    “若不是你做的誰會平白無故地挾持我兒呢?別跟我說是土匪做的,是曉得了他的身份打算勒索要挾你!那我就問你,那些個土匪離元京也還算遠,思遠又沒甚名頭,更是沒管王家的一丁點兒家業,怎地他們就突然曉得了?”

    王平嘆了口氣:“你怎么就不相信我呢?我這么多年,對你,對思遠,難道還不夠好嗎?你為什么總覺著我會害思遠?你去到處問問,誰不覺著我對思遠好?”

    凌氏顯是聽不進去,立時回道:“那是因為他們不曉得你的真面目!可別人不曉得,我還不曉得嗎?當初你們用藥逼迫我就范,我一個婦道人家能做什么?”

    王平急了,拉著凌氏言辭懇切:“我是愛你的啊,我不愛你又怎會用這樣的手段得到你呢?又怎會跟仁親王合作,令愿自己吃點虧也好呢?”

    “愛我?你愛我乘人之危?你愛我不過是個幌子,目的就是為了搭上我姨父,若不是我姨父,你怎會在皇商中獨占鰲頭?你是在騙我還是在騙你自己!”

    凌氏泣不成聲。

    “當時我懇求你,跟你說我肚子里已經懷了別人的孩子,可你呢?還是要了我?還好思遠堅強,不然早沒了,要不是我以命相搏,你是不是還想將我的孩子也藥死?”

    王平徹底怒了:“你是不是還念著那個窮酸書生?他有什么好?除了比我年輕些,他是要手段沒手段,要銀子沒銀子,要人脈沒人脈,你覺著他會讀書又怎么樣?還不是死腦筋。他當初要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當初怎么?你想說什么?”凌氏見王平不愿多說,急切地問道,“你們是不是對他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王平重新坐回了桌案后,垂眼諷笑道:“一個窮酸書生我會對他怎么樣?不過賠了個女人給他他不要。我還以為他對你多矢志不渝呢,結果后來還不是回鄉娶親了。”

    凌氏頹然坐到了一邊的椅子上,低聲回道:“那樣也好……”

    王平見狀,心頭更是火大,卻是知曉不能跟凌氏來硬的,只得上前拉住她的手溫聲哄道:“那群土匪許是跟我有仇,我是真的沒有要殺思遠的意思,這么多年了,你該也看在眼里,我跟我親兒子也沒跟他這般親近啊,我是真的舍不得。”

    凌氏不知道該不該再信王平,但為了自己的兒子,又念著這么多年他確也對他們母子倆很好,便只點頭應下了,說自己累了要去歇息了。

    王大公子一聽這話,忙將愣怔一旁還悄無聲息落著淚的王思遠給拉走了。

    走到僻靜處,王大公子才道:“思遠,不論如何,你一直都是哥哥的好弟弟,從來都是,以后更是。”

    王思遠木然抬頭,雙眼一瞬不瞬地瞧著王大公子,直盯得他有些心虛了,才聽得他開口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是不是早已知曉這件事了?”

    王大公子心頭一沉,卻又覺著如釋重負,背負了這么多年的秘密終于被捅出來了,不用他一個人承受著了,而他也不用再羨慕著這個萬事無憂的弟弟了,他拉著他一起跌入了深淵。

    他沒有開口,卻是默認了一切。

    王思遠深深吸了吸鼻子:“好了大哥,我想一個人靜靜,你去忙吧。”

    他說完這話不待王大公子說什么轉身便走,燭火影影綽綽映照著他的背影,孤寂又悲涼。

    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乐彩网排列五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