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頁   夜間
筆趣閣 > 雞毛蒜皮都是情 > 第三百八十三章 半本日記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筆趣閣] http://www.cohnjz.live/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等到文青水到了和宋愛民約好的地方,她肚子里的寶寶竟然比在福利院還活躍,簡直就是動個不停。她感覺她簡直在里邊打滾一樣。

    文青水撫摸著肚子,溫柔的說:“寶貝怎么了?見到叔叔很興奮嗎?你喜歡叔叔嗎?”

    “胡說,它知道什么?再說,我要去的地方很遠,明天才能回來,他能放你去?”宋愛民淡淡的說。

    文青水有些發蒙了,怎么忽然這樣?去外地?還真是,別說宋喜軍不能讓她去,就是她自己也得對她自己也得對孩子負責啊。她還有母親,要是萬一她有危險,有個萬一的話——

    可是,她不去,那宋愛民怎么辦?不是她把自己想得太重要,而是宋愛民年輕,沒經過什么風浪,上次不就是被人串掇著犯了錯誤嗎?上次還是輕的,要是更嚴重的問題呢?而且他既然讓她來,還是希望她會去的吧?

    “你要去哪兒?”

    “外地!”

    “外地?怎么不早說!一定要去嗎?”

    “你可以不去!”說著宋愛民鉆回車子里,整個人冷冷淡淡的。

    最近他們的關系不是一直挺好的嗎?他們現在雖然還算不上朋友,但是關系至少也增進不少啊?可是他今天怎么忽然這個樣子了?而且他越是這個樣子,她越是放心不下!

    “你還是不要去了,你要是不放心,我讓幾個人跟著他一起去!”魏東在一邊憂心的說。

    宋愛民在車里冷眼看了她們一眼。文青水恰好抬頭看他,他眼神里的失落一閃而過。她剛想要在說什么,他就已經咣當一下關上了車門,車子揚長而去!

    “這——,跟上!”文青水終于下了決心。

    “可是——”

    魏東還想說什么,文青水已經也在關車門了!“走啊!”

    魏東也是沒辦法,一邊上車,一邊給宋喜軍打電話,可是卻占線。

    他繞到車子前面,坐進駕駛座里,看到文青水正在講電話,難道她在給宋喜軍打嗎?離出城還有一段路,還有時間,先發動車子再說。文青水現在他可惹不起,宋愛民也確實反常了!

    “喜軍,我真的不放心!我想去!我覺得他肯定有事!”

    “好,你先走,我讓人沿途接應你!”

    “真的嗎?你同意了?太好了!謝謝你!”

    文青水興奮的放下了電話,隨后又有些茫然!她知道,她太任性了!宋喜軍一個點頭,背后牽動的影響可不是一句兩句可以說的清楚的。而且從理智來說,她就不該去!

    可是——

    她又拿起了手機。

    “喜軍,要不要和爺爺也說一下!”

    “不用,你照顧好自己,有我!”

    他堅定的聲音傳來,文青水像是吃了定心丸,終于平靜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魏東,我是不是太任性了!我還是有點擔心!”其實文青水就是不放心,而且現在她沒有主意,她需要不斷的被肯定才能夠減輕或者消除心理的疑慮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,你是因為擔心宋愛民!”

    “我是把自己看得太重要了!宋愛民有事,不是必須要需要我啊?”

    “事實上,就是他需要你,要不然他也不會明知道有危險還讓你去了?”魏東悠悠的說。

    柳眉看了他一眼。這話可不像是魏東會說的。以前的魏東,任何會影響到文青水安全的事,他都會堅決發對的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這么認為嗎?”魏東的話,讓文青水覺得像是他肯定了她的價值。而現在,她需要支持。

    柳眉自始至終沒有開口,忽然她插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要是宋愛民受人利用了呢?要是他為了救他母親,出賣文姐呢?要是他就是想要把文姐引出去呢?”

    “不會!”文青水堅定的說。

    “防人之心不可無啊!”

    “絕不會!我知道。”文青水依舊堅持。

    “行了,喜軍一定有考量。”魏東一錘定音。柳眉也不再說話了。是啊!還有宋喜軍,她都能想到,他怎么會不知道。

    果然,宋愛民一路往城外去,很快就要直接拐上了繞城高速。

    “宋愛民,等等我,我要上你的車!”文青水對著手機大喊。

    還好他沒有拒絕,打著轉向停在了一邊。文青水開了車門向著那輛車走去!

    文青水很快坐在了他的旁邊,他也沒有看她,卻看到后視鏡里另兩個人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你們坐那輛車!”宋愛民對跟著他的人說。那兩個人也聽話的很,直接下了車子,向后走去。

    “他們是你的人?以前怎么沒見過呢?”

    “他們是爺爺派來的!”

    “你出來的事爺爺知道?”

    “你以為呢?”

    “那爺爺也知道我會來?”

    “應該是!”

    呼——

    三聲呼氣幾乎同時發出!只是這回都是長出一口氣的感覺。

    “你為什么不早說,害我擔心老半天!”

    “怕我把你賣了?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嗎?我現在宋夫人的身份可是很值錢的,更何況我肚子里還有宋氏大寶呢!”

    “自覺不臭!”宋愛民狠狠瞪了她一眼,丟出一句無情的話。恢復了一些以前的樣子。

    “確實如此,雖然我自覺不臭,我也確實是香餑餑!”

    一下子車上的氛圍,從凝重變為了輕松。

    上了高速沒多久就有好幾輛轎車從后面跟了上來,亦步亦趨的跟著。

    “是喜軍的人。”看見兩個人有點緊張,魏東趕緊說道,因為從那幾輛車一出現,魏東就收到了他們特定的暗號。

    “我們去哪兒啊?”

    “遼城!”

    “古城遼城?”

    文青水剛想興奮的說她還沒有去過遼城,聽說遼城很古老很優美。可是看見宋愛民那一臉嚴肅悲傷的樣子,比今天剛見面的時候還甚,也就趕緊住了嘴。她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么事,倒是有些不好開口了。

    接下來的時間,宋愛民明顯的不想說話,她說什么他都敷衍的答應。總是看著窗外。

    下午的陽光,把高速兩邊的樹木的影子都拉長了,成片成片的,看起來黑黢黢的。雖然是夏天,卻像是進入了原始深林,卻給人一種蕭索的感覺。

    尤其這些樹木長得都很詭異。又高又大的,而且竟然都向著高速道生長,道路兩邊樹木伸出的枝條在路上方合抱起來,形成了巨大的拱形棚頂。

    “遼城是古城,自古就是兵家必爭要地。這些樹應該是剛建國那會兒就有了!這個形狀也是人為的,就是為了掩蓋這條路。”魏東見文青水好奇,也就給她解釋道。

    “為什么要這樣?”

    “據說這里有很大的基地,整座山都被掏空了。里邊有重要的武器裝備。路在天空看不見,就可以起到隱蔽的作用。我也不知道真假。”

    “原來如此!可是人怎么能控制樹的生長呢?”文青水此刻就像是一個好奇寶寶!因為她發現,宋愛民其實也在聽。能轉移一下他的注意力也好。

    “簡單啊!用鋼絲把兩邊的樹連上,類似于牙齒矯正!”

    “天啊!你不說,我還真想不到!太神奇了!誰這么聰明啊?”

    “前邊就下高速了,怎么走啊?”

    魏東回頭看著宋愛民。心里想著,都到這里了,目的地也沒有什么好隱瞞的了吧!

    “去這里!”

    果然宋愛民拿出來一個導航地圖。

    “李家集?你母親小時候生長的地方?”文青水一下子懂了!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然后又是長久的沉默。一直到汽車拐上了鄉村的小路,周圍越發的偏僻起來。

    “你來過嗎?”

    “很小的時候,幾乎忘記了。”

    然后宋愛民又不說話了!又過了很久,他看著窗外忽然又來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昨天翻到一張照片才想起來!”

    宋愛民說著遞過來一張照片。

    照片里是一個十歲左右的小姑娘,站在一片紅磚房旁邊。她面目清秀,臉上洋溢著愉快的笑容。她梳著一條馬尾辮,辮子上綁著金紅線編制的網狀的頭花,脖頸上還帶著兩串紅色的項鏈,穿著一件白色的紗裙。裙子上是大鋸齒的白色飛邊,每一個尖的位置,有一朵紅色的紗質的花。一共六七朵的樣子,左胸口也有一只。

    小姑娘的穿著,相對于這個背景可以說十分華麗了。一看就是家境殷實人家的寵兒。

    “這里應該是我母親長大的地方。我很小的時候來過一次。現在也不怎么記得了。昨天我找的我母親的日記。”

    文青水心里一跳,如果是日記,那是不是就能知道是什么人派她來的?

    她剛高興了一秒,就聽見宋愛民接著說。“日記只到她十八歲的時候,后面的都被扯掉了。這張照片就在最后面。失望嗎?”

    “說實話,有一點!”

    “果然你更看重的還是線索。那你接近我呢?為了什么?”宋愛民看著她的眼神有許多失落。

    一下子文青水也有些生氣了!她冒了這么大的風險過來,他在說什么?他不小了,不是小孩子!

    “宋愛民,你是不是過于敏感了!我不是你,和你母親沒有那么深厚的感情,第一反應是線索,很正常!你去問的話十個有九個都會是和我一樣的。至于我接近你的理由,我想你很清楚吧!你這樣子真的讓我挺吃驚,比開始時候的冷淡更讓人心寒!”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乐彩网排列五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