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頁   夜間
筆趣閣 > 公子如蘭,美人如玉 > 第二百三十章 一念之間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筆趣閣] http://www.cohnjz.live/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六皇子稱病不上朝。其實他的確是病了,得的是心病。

    皇太后壽誕他不得不出席。皇上看到他時都大吃一驚。這才不到短短的兩個月,六皇子已經形銷骨立了。

    “傳御醫!”皇上在壽誕后將六皇子留在了自己的身邊。他雖然對這個從小遠離自己的兒子沒有太多的親情。但他畢竟是自己立的儲君。

    “父皇!兒臣能不能放棄儲君之位?”六皇子的話使得皇上的臉上露出了怒意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能說出這種話來?皇命豈容兒戲?除非你死了!”

    六皇子見父皇面色難看,便伏地請罪。皇上見他這番模樣,也不忍心過分苛責。

    御醫給六皇子看過,說了句:“需寬心才是!”

    皇上這才明白六皇子得的是心病。敢情他是被上次的刺殺事件嚇怕了。皇上寬慰了六皇子幾句,便讓他回了。

    六皇子走后,皇上搖頭嘆息。你如果無心,又何必請命?既然在位,又為何不能安心立命?

    “父皇?六弟他怎么了?”三皇子、四皇子和十二皇子走進殿中詢問。

    “他被上次的事兒嚇著了!想不干了!”皇上閉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那父皇的意思是?”三皇子壯著膽子探問。

    “好好扶持他!誰再敢起不臣之心,休怪王法無情!”皇上怒視著三皇子。

    “兒臣不敢!”三皇子慌忙跪伏在地。四皇子和十二皇子也跪下了。

    皇上覺得自己的頭有些痛,便起身走了。四皇子拉起了三皇子和十二皇子走出大殿。

    “沒想到他的膽子那么小!”四皇子望著長長的宮道嘆息。

    劉濤把這個消息傳給了遠在邊關的公子清淺。

    公子清淺回信道:“讓柔心陪他進宮看看他的母妃。”

    柔心走進六皇子的書房輕輕地道:“你有些日子沒去看望你母妃了!”

    “我這個樣子如何去得?”六皇子苦笑著放下書簡。

    “那日太后壽誕,你母妃雖然離你遠,想必也看到了你的形容。你就不怕她胡思亂想的壞了身子?”柔心這個說客倒是稱職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有心,明日我們便去!”六皇子扶著幾案站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我陪你出去走走!”柔心扶著六皇子去了園子里。

    “這花草都謝了!”六皇子的心情郁悶,所以滿目盡是蒼涼。

    “明年開春,它們會重新綠起來的!”柔心的眼中盡是希冀之光。

    “你看!那是耐冬樹!”柔心拉著六皇子走了過去。

    耐冬樹下有兩株已經被花匠用麻繩護好的牡丹枝丫。

    “它們有耐冬樹的護佑,明年會開得更艷。你呢?就是臨國未來的希望!”柔心摸了摸那耐冬樹。

    六皇子若有所思地看著柔心。他沒想到柔心還會說這樣的話。她一定是跟公子清淺久了,被熏染出來了。

    “你覺得我真的能做好?”六皇子問柔心。

    “能!你能為了不傷害你的兄弟而想退出儲君之位,這說明你有一顆仁義之心!這是百姓之福!”柔心轉過身子認真地道。

    “好!從明天起,我多看些勵精圖治的書!”六皇子微笑著看著柔心清澈的目光。這是他病后第一次展露笑容。

    “我們現在就去看!”柔心見六皇子心結已解,便拉著他飛快地回到了書房。

    柔心在六皇子的書架上翻騰著。六皇子一直默默地看著她。

    “在第三架,第六格內!”六皇子端起茶杯,發現茶涼了。

    “我去給你煮茶!”柔心將找到的書冊放到了六皇子的面前。

    六皇子認真地看了起來。柔心把煮好的茶放在了他的手邊,然后她點亮了燭火。

    翌日清晨,柔心侍候六皇子更衣出行。六皇子雖然身子骨瘦削,但是精神卻好了許多。他的母妃見了他不免流淚起來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病了幾日,勞母親擔心了!”六皇子給母親奉茶。

    六皇子的母妃擦了擦眼睛,然后問他:“這位姑娘好生美麗,我怎么從未見過?”

    “稟母妃,她是孩兒的女人!”六皇子拱手施禮。柔心也趕緊行禮。

    “好!”六皇子的母妃見柔心溫婉可人,心中不禁喜悅萬分。她拿出皇上賞賜給她的綠玉簪子插在了柔心的發髻之上。

    “多謝母妃!”柔心跪下行禮奉茶。

    “兒啊!好生待她!莫要辜負了!”六皇子的母妃感懷自己的身世,不禁又落淚了。

    柔心將自己親手做的糕點奉上。六皇子的母妃吃后贊不絕口。

    他們宛如一家人一般過了一天。柔心和六皇子離開皇宮時,天色已經暗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如果柔心真的能留在我身邊就好了!”六皇子坐在馬車里閉著眼睛思忖著。他的心里有了想法,有了希望,自然就想著有所作為。因此,他不再消沉下去,而是積極面對未來。

    六皇子雖然沒有再上朝,但是他卻將朝堂官員的名冊梳理了一番。他發現禮部侍郎張忠諫為人中正,沒有投靠任何人的麾下。兵部的張懷禮雖桀驁不馴,但也不站在任何人一邊。

    六皇子將此事讓劉濤傳給公子清淺。公子清淺卻讓他尋找元老之中可有這樣的人!

    六皇子對朝中的元老一無所知。他未免有些發愁。

    柔心知道后讓劉濤想辦法。劉濤說京城東南有座寺廟。那里的主持年歲較高,許多德高望重的老人都曾去討教過。

    六皇子聽說后便備了香燭,乘坐馬車去了那里。

    柔心扶著六皇子下了馬車。他們抬頭一看,廟門的牌匾上書著:“大香山寺”四個雄勁有力的大字!

    主持法靳大師聽說曾苦修的六皇子來了,便親自來迎。六皇子合掌施佛禮。

    法靳大師與六皇子談經說法后,十分贊嘆六皇子的博學。但是他不明白六皇子為何看不破這紅塵。

    六皇子只答了一句:“許是天命如此!”

    法靳大師沉默良久問道:“你所來為何事?”

    “實不相瞞!我自小便離家,對朝堂之事陌生的很,只想尋位元老學習一二!”六皇子誠然施禮。

    “前大學士鄧凱可擔此任!”法靳回禮道。

    六皇子別了法靳,直接去了鄧凱的府邸。

    鄧凱已經年逾古稀。他聽說六皇子來了。便拄著拐杖前來相迎。

    六皇子說明來意。鄧凱很是欣慰。

    “老朽三生有幸啊!”鄧凱施禮。

    “老先生不必多禮!”六皇子扶著鄧凱坐下。然后自己坐在了鄧凱的對面。劉濤和柔心立在書房門外。

    直到掌燈十分,六皇子才走出了鄧凱的書房。

    書客居閱讀網址:

    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乐彩网排列五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