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頁   夜間
筆趣閣 > 非凡保鏢 > 第三百九十二章 淚眼婆娑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筆趣閣] http://www.cohnjz.live/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秦沐是一名記者,接觸的人群大多是成功人士,她剛才也說了,很多人追求她,這些人里面,是不是都是和他一樣的老板?他比那些人年輕,所從事的又是媒體鼓吹的朝陽產業,或者這就是秦沐對他另眼相看的原因?

    這么一想,秦沐說不知道又很正常,她還算有良心,沒有欺騙他。

    張云飛正胡思亂想呢,秦沐道:“我比你大,不敢想。”

    她漂亮的大眼睛無比真摯,讓張云飛不由自主地就相信了。年齡有時候是無法逾越的鴻溝,自己現在的年齡,不是比她小一歲兩歲,而是小了六歲,三歲已有代溝,何況六歲?她這么想也不奇怪。

    告訴秦沐真相?張云飛想都沒想,這么奇異的事,還是不說為好。他用更加溫柔的聲音道:“我們以前打過官司,雖然你是代表晚報,但怎么說我們也是敵人。讓你去考慮愛不愛敵人確實挺難的。現在不是說開了嘛,這樣吧,我們相處一段時間,要是你發現愛我,我們就在一起,要是不愛我,我們就做朋友。”

    如果張云飛不是活了兩世,絕對不會這樣心平氣和的說出這番話。傲嬌的少年非黑即白,要么你承認愛我,我們在一起;要么你不愛我,傷了我的面子,我們老死不相往來。

    也就張云飛飽經人情世事,深知這個世界不是非黑即白,男人和女人,除了男女朋友,還可以做普通朋友,雖然很多人以為男女之間沒有純粹的友誼,但張云飛還是相信有這種可能性存在的。前世,他就有很多異性朋友,商場上的朋友,大多是客戶,慢慢的就成為朋友了。

    秦沐很意外張云飛會這樣說,淚眼婆娑地看他。

    “我認真的啊。只要你肯和我交朋友,哪怕是普通朋友,我也接受。”張云飛無比誠懇地道。美女養眼,能做普通朋友,多看幾眼也是好的。

    “謝謝你。我考慮好了告訴你。”秦沐笑了。

    張云飛嘆氣:“你這么說,是不愛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沒有啦,我真的會考慮。不過你說就算我們做不成男女朋友,也能當朋友,我很開心。”秦沐笑靨如花地解釋。

    “臉上的淚還沒干呢,聽說我們是普通朋友就笑成這樣,肯定是不愛我了。”張云飛繼續嘆氣,大半是裝的。

    “沒有沒有。你那個,好了吧?”秦沐笑吟吟說著,低頭看了他某個部位一眼。

    這一眼如有實質,本來消停的地方被她這么一瞟,又支起小帳篷。張云飛尷尬,干笑道:“你沒事別亂瞄。”人家沒答應當他女朋友,他想做點什么不大方便。

    張云飛眼珠子一轉,熱切地道:“你得考慮到什么時候?三天夠不夠?”

    “三天?”秦沐為難,三天怎么行呢,兩人的年紀是最大的鴻溝,并不是三天就能逾越啊。要是自己年輕一點就好了。秦沐默默想著,輕輕嘆氣。

    張云飛哪知道年齡差距給她造成巨大的壓力,兩人貼得這么近,她的聲息再輕微,他也聽得見,感覺得到。他道:“你討厭我嗎?”

    用不用這樣嘆氣啊,感覺她說考慮像敷衍,大概今天之后,她會有多遠躲多遠吧。張云飛不待秦沐回答,又道:“我說過啦,我們做普通朋友也是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他可憐巴巴的樣子,讓秦沐的心揪成一團。

    “不是,沒有,哎——”她不知道說什么好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都別說了。”張云飛說完,就把她的嘴堵住了。

    一番意亂情迷之后,秦沐輕聲道:“說了可以當朋友,難道你對普通朋友也這樣?”他像只有十八歲的樣子嗎?怎么那么熟練……

    張云飛意猶未盡地舔了舔唇,她好笨拙啊,果然還是未被開發過嗎?很想再來一次哪,可是一看秦沐奇怪的眼神,他又縮回去了。

    “現在我們還處在情侶和普通朋友的邊緣,你還在考慮,不是嗎?”張云飛振振有詞,一點不帶臉紅。

    秦沐想了一下,道: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其實被他愛憐,還是挺享受的,好想再來一次,只是自己比他小啊。秦沐又糾結上了。

    她沒有發怒,只是用有些嘲弄取笑的眼神看自己,可見她也是喜歡這樣的。女人喜歡和某個男人口舌相纏,肯定不是太討厭這個男人。張云飛放心了。

    然后,他就正襟危坐,一副道貌岸然的樣子,道:“茶也喝了,這么晚了,我該走了。”

    秦沐看了一下時間,快十點了,道:“其實也不太晚,還可以再坐一會兒。我有時候寫稿寫得很晚。”

    很婉轉地挽留。張云飛要是不明白,還堅持要走,就是傻瓜了。

    “那再坐坐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兩人相視一笑,秦沐低下頭,過了一會兒,輕聲道:“冰箱里有速食面,我去煮,加兩個荷包蛋,怎樣?”

    “你還會做飯?”張云飛很意外,真心的,九零后零零后的女生不知做飯為何物,突然聽到一個年輕女孩說會做飯,肯下廚,讓他沒來由的幸福感滿滿。

    小小的廚房只能容納一人,再多一人進去,轉身的地方都沒有。

    張云飛在門口看著秦沐手腳麻利地煎了荷包蛋,然后就著小小的鐵鍋,放了水,開始煮面條,不一會兒,兩碗香噴噴的面條就煮好了。

    “快吃吧。”秦沐笑靨如花,把一雙筷子放在張云飛手里,不知有意還是無意,并沒有觸到他的皮膚。

    張云飛還想再動一下手腳,見她這個樣子,難得地正經起來,用筷子挑起一條面條放嘴里,點頭道:“味道真好,和小沐的味道一樣好。”

    秦沐咯咯笑了,道:“你就會開玩笑。”感覺好奇怪,他怎么看怎么不像只有十八歲的樣子。難道年齡作假?

    張云飛唏里咕嚕,一下子把一碗面條吃光了,只剩原本放在面條上面,金黃金黃的荷包蛋。秦沐吃相斯文,還剩大半碗呢。張云飛把荷包蛋放在她碗里,深情款款道:“吃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呢。”秦沐先吃荷包蛋,碗里只剩面條,嘴里這樣說,心里還是暖暖的,一個荷包蛋沒什么,可張云飛這么做,卻著實是把她放在心里。

    張云飛沒說話,放下碗,去煮水,就著剛才喝完的茶又添了水,泡了兩杯茶。

    同樣的荷包蛋,這一個好象更香一些。

    “好飽。”秦沐嬌憨地說著,收拾碗筷去廚房涮。

    待她涮了碗過來,張云飛抽了面巾紙,拿起她的手,輕輕為她擦拭手上的水珠,道:“你的手真好看,皮膚又嫩,以后別涮碗了,會傷皮膚的。”

    秦沐大為感動,可面上卻是一副不解的樣子,眨了眨眼,道:“我不涮碗,誰涮啊?”

    這個時候提出一起住就非常合適了。張云飛一副慷慨就義的樣子,拍著胸脯道:“我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們住得再近,也在兩個小區,不好天天吃完叫你過來涮碗。”其實如果這樣可以的話,我也不會拒絕的。秦沐努力把后面的話咽了回去。女孩子誰愿意涮碗啊,可是國情如此,哪個家庭不是吃完飯當媳婦的把碗收拾收拾,拿到廚房去涮?

    秦沐的一些女同學就曾說,要是能找到一個愿意為她涮碗的男人,哪怕裸婚,不要一分錢彩禮,她也愿意嫁。

    想到女同學曾經的豪言壯語,秦沐小心肝撲通撲通地跳,呼吸有些不穩了。難道他竟肯涮碗?雖然張云飛這樣說,秦沐卻是不敢當真的。

    “我們住在一起就可以了。吃完飯,你只管看電視,我去涮碗。”張云飛理所當然地道。沒泡到手之前,涮幾天碗有什么難的,等我泡到手,自然有的是借口推托。

    張云飛一點沒覺得這樣做不好,還很理所當然。

    秦沐感動極了,看著眼前這張年輕得不像話的臉,眼淚直往下掉:“你為什么對我這么好?”如果女同學知道她找到一個肯為她涮碗的男人,會不會羨慕死?哪怕這個男人比她小六歲。

    想到兩人的年齡差距,秦沐又糾結了,可沒等她說什么,已被眼前的男人擁入懷里,小嘴被緊緊堵住。

    她快窒息了。

    良久,男人才松開她的小嘴,喘息著道:“我們一起住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,”秦沐艱難地道:“我還要考慮。我比你大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介意啊。”張云飛很有男人氣概地道:“就這么定了。”

    “人家會說我勾、引你的。他們會說我是蕩、婦,會笑話我,會……”秦沐斷斷續續地道,其實這些話,她真心不想讓張云飛知道,因為她擔心張云飛聽后,會以為她就是這種人。讓他誤會,怎么辦?

    可是逼不得已,現在不說不行。

    沒想到,她沒說完,張云飛的大手已捂住她的嘴,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瞪得大大的,奇道:“別人還沒這么說對吧?這些全是你想像的對吧?”

    “他們會這樣說的,特別是,你很優秀,會有很多人嫉妒我,那些嫉妒我的人會把我說得很不堪。”

    “這些都沒有發生過,對嗎?”

    “遲早會發生的。”

    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乐彩网排列五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