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頁   夜間
筆趣閣 > 詭命陰倌 > 第三十三章 夜叉來了

第三十三章 夜叉來了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筆趣閣] http://www.cohnjz.live/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胖子到底不傻,見我眼神變化,就知道不對勁,頭也不回,扭身就往一邊跑。

    那人頭本是朝這邊來的,他這一跑,人頭竟一拐彎,奔他去了。

    胖子自作聰明,跑出一大截,剛一回頭,那人頭已經到了眼巴前。

    “我地媽呀!”

    按說胖子的膽子不算小,可乍一看到這么個場景,也差點沒嚇死過去。

    都說笨人有笨法子,何況他還不笨,眼見想躲是躲不開了,索性仰面向后倒去。

    我腦子猛一激靈,下意識隱約感覺要出事,可這時再想阻止,已然是來不及了。

    胖子憑借自己的‘優勢’,直接仰面來個自由落體,那人頭幾乎就是貼著他鼻尖飛過去的。

    胖子也隨之整個人倒進了未消退的積水中。

    我現在半點都不懷疑,村屠絕對是認定胖子和建造邪廟祠堂的人有關系,沒腦袋的身子對胖子死纏爛打,這分離的腦袋更是將胖子視若眼中釘。一下錯過,立時就半空中扭轉過來,直朝著水里的胖子俯沖下去。

    胖子雖然急智,可剛才實在是顧頭不顧腚的無奈之舉。避過了人頭不假,但以他的體重,想爬起來就不容易,何況人在水里,動作更加拖沓。

    好在他和人頭錯過的時候,我已經在往那邊跑,終于在人頭距離水面不到兩尺的時候,堪堪伸手掐住了人頭的下顎。跟著另一只手捏起法印,重重一掌拍在人頭的頭頂。

    對于人的骨骼結構、肢體反應,我最是了解,只這一捏一拍,人頭嘴里便吐出一截白森森的骨頭。

    骨頭一吐出,便向水中落去。

    我直覺這塊骨頭一旦落水,很可能會引發另一場禍亂,當即伸手去接。

    眼看就要將那骨頭抄在手中,猛然間,身側突地伸出一只毛絨絨的爪子,在我伸出的手臂上拍了一下。

    這下頓時讓我失了準頭,手一偏,骨頭已經擦著我手掌邊緣掉進了水里。

    我回過神,惱火的抬起頭,就見盤踞在我肩后的那只獨眼禿毛老猴,正呲著牙沖我樂呢。

    在我眼里,它就是只猢猻,還能和它理論?

    心念電轉,見胖子倒在水里,竟沒再有動靜,心下一驚,急忙在水中摸索著去拉他。

    按照胖子的體重,他要真有閃失,我一個人是絕拉不起他的。

    好在他似乎還知道配合,費了些力氣,到底還是把他從水里拖拽了起來。

    胖子也不知道是被嚇懵了,還是被水給嗆得,臉白的不像話。

    我來不及問他什么,只一把將他的背囊搶過來,跟著彎腰去水中摸索。

    感覺并沒有明顯暗流,我心中稍定,暗道:神佛保佑、大背頭的祖宗保佑,可千萬得讓我找到那截骨頭。

    剛摸了沒一會兒,忽然就聽身邊一個蒼老的聲音怪笑:

    “嘿嘿嘿,年輕人是不是在找這個?”

    我渾身一震,急著直起身,抬眼就見,史胖子一臉似笑非笑,眼神中透著邪異,把一只攥著的胖手伸到我面前。

    手掌攤開,掌心中赫然就是那村屠人頭吐出的骨頭!

    我一把將指骨搶了過來,邊快速的退后,邊拉開胖子的背囊,將指骨塞了進去,緊跟著將陰陽刀拿了出來。

    村屠的腦袋在吐出骨頭后,就驟然變化成了一顆白森森的骷髏,隨著我一松手,落入水中。

    我不擔心它還能作怪,拔刀的同時,心卻直往下沉。

    胖子發出的明顯不是他原本的聲音,看狀況,我最不想發生的,終究還是沒能躲過。

    胖子除了眼神略顯邪異,神情沒多大變化。

    我做好防備,正想下一步該怎么做的時候,他忽然看著我又是嘿嘿一笑:

    “老朋友,我們又見面了。能再見到,真好,真好?!?br />
    我后脊梁一陣發寒,什么叫‘老朋友’?

    獅虎山上,虎口洞中的經歷,給我留下的印象實在太深刻了。

    鄭月柔不惜殘害那么多人命,施展邪術召來的‘血人’亡魂,竟和我長得一模一樣。

    貌似他和我的對話,也是從‘老朋友’開始的。

    我已經逐漸意識到,凌家近百年的遭遇,并非只因‘毒鳳擔陽’而起,可被鄭月柔召來的亡靈,不光叫我老朋友,還叫我二哥……怎么現在這明顯不對頭的胖子,也管我叫老朋友呢?

    凌家的事,和我有特么什么關系?

    我心神混亂如麻,胖子卻在說了這句話后,沒再有別的動作,就只蹚著水,步伐僵硬的朝著村子里走去。

    竇大寶也看出情況不對,伸手進挎包像是想找殺豬刀,卻因為我之前將殺豬刀給了胖子,只得把雷劈鬼拍手掏了出來。

    見他蠢蠢欲動,桑嵐也似想要動作,我眼珠轉了轉,在胖子身后,朝著竇大寶等人做了個別輕舉妄動的手勢。

    眼見胖子上岸,得到指示的竇大寶只好讓到一邊。

    胖子的目光從每一個人臉上掃過,卻是一言不發,徑直向村中走去。

    見我‘上岸’,竇大寶急忙過來小聲問:

    “死胖子不對勁!不是說‘鬼拍手’最能辟邪嗎?為什么不讓我給他來一下子?”

    看著胖子的背影,我嘴角抽搐了兩下,“雷劈鬼拍手雖然凌厲,但木本生于水土。我不認為……它能對巡海夜叉管用?!?br />
    “夜叉!”

    竇大寶等人都聞言色變。

    我咽了口唾沫,拍了拍胖子的背囊,低聲道:

    “我本來是想,把這骨骸湊齊,然后用鬼靈術將其超度?,F在骨頭是找到了,可惜,卻是在水中‘聚合’。胖子現在明顯是被附體了,們猜,附在他身上的,還能有誰?”

    林彤閉了會兒眼,睜開眼后搖頭說:“我只能感覺出,現在真的多了一份意識。只不過……”

    “還是不能感應到人家深層的想法!”潘穎心直口快,跟著鬼鬼祟祟的問我:“現在夜叉來了,打算怎么辦?咱們合起伙來,能不能制住他?”

    “要不,就連那胖子一塊兒弄死得了!”說話的是桑嵐。

    話一出口,所有人都不約而同的看向她。

    桑嵐并沒有覺得有什么不妥,只是有些奇怪,蹙眉道:“們都看著我干什么?”

    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乐彩网排列五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