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頁   夜間
筆趣閣 > 詭命陰倌 > 第五十章 鬼殺降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筆趣閣] http://www.cohnjz.live/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?    一秒記住【800♂小÷說→網 .】,精彩無彈窗免費閱讀!

    大半碗腥臊的液體灌下去,齊珊停止掙扎,身子劇烈抽搐起來,挺著脖子,喉嚨里不斷發出‘呃……呃……’的聲音。

    竇大寶問:“她該不是噎著了吧?”

    剛說完,齊珊又猛一抽抽,歪在椅子里不動了。臉色煞白,半張著嘴,就像死人一樣。

    我把手指伸到齊珊脖子底下,不禁嚇了一跳,她居然像是沒呼吸了。

    “你怕什么?她沒那么容易死?!膘o海的聲音傳來,“趕緊把火點上!”

    我不敢耽擱,掏出打火機,點燃了事先準備的酒精燈。

    “所有人退后,女的背過身去,別看!”

    我這么說,只是針對馬麗一個人。

    我隱約有預感,即將發生的狀況可能會令人不適,以馬麗的性格,這會兒直說讓她回避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見馬麗轉過身,我示意竇大寶也往后退,然后一把扯掉了蒙著齊珊眼睛的布條。

    布條扯下的瞬間,齊珊像詐尸一樣,猛地挺直了身子。

    “我艸!”郭森和竇大寶齊聲驚呼。

    馬麗忍不住想回頭,卻被早有準備的郭森一把給按住。

    齊珊的樣貌雖然說不上多好看,但也馬馬虎虎過的去??墒敲裳鄄家唤议_,她的樣子居然立即起了變化。

    本來平滑的臉部肌肉,竟變成了一臉的橫肉,臉皮也變得十分粗糙,所有的毛孔都變得像是黑色的麻子一樣。

    更為恐怖的是,她的眼睛上翻,完全看不到黑眼珠,然而眼底卻不是像普通人一樣的白色,而是變成了綠色,上面還布滿蜘蛛網一樣的黑色血絲!

    我也被嚇得不輕,還沒來得及反應,齊珊猛然拃起兩手,向我撲了過來。

    我本能的捏起法印,剛要印過去,就聽靜海急道:

    “別亂來,按我說的辦!”

    我到底還沒亂了方寸,聞言連忙收手,往旁邊一閃,避開的同時,從后邊抓住齊珊的頭發向后猛一扥,將她拽回到轉椅里,跟著把轉椅推向桌邊。

    我只顧按照靜海說的做,卻沒想到齊珊看上去像是喪失了意識,反應卻出奇的快。

    猝不及防,被她反手到腦后,在我右手背上狠狠抓了一把。

    刺痛深入骨髓,我卻不敢撒手,只能用力扯著她的頭發,令她的頭往后仰成90度,手沒法夠的著我。

    這時,我忽然覺得身子忽然稍稍一松。

    顧不上想原因,硬是把齊珊推到桌旁,將她卡在椅背和桌子中間,“大寶,幫忙!”

    竇大寶沖過來,一把抓住齊珊的一只手腕,一個翻身,從桌上翻到了對面。

    齊珊被他一拉,胸腹以上前傾在桌上。

    我趁機騰出手,抓住她另一只手腕別在身后,同時揪著她的頭發,往前按,令她的下巴緊貼在桌面上,面朝著酒精燈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面朝著燃燒的酒精燈,齊珊猛然發出一陣刺耳的慘叫。

    隨著叫聲,她的嘴里噴發出一股死魚腥臭的氣味。

    眼看酒精燈的火苗被她口中噴發的氣息吹的搖曳不定,我急道:“燈不能滅!”

    “別看!”

    郭森到底是刑警隊長,反應竟比竇大寶還快了一拍,急著向馬麗囑咐一聲,兩個箭步沖上前,在火熄滅前,將酒精燈拿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把火光湊到她眼前頭!”我更加用力的將齊珊的頭按在桌上,同時用手肘以及整條右前臂壓著她的后背和后頸。

    她此刻的力氣已經完全超出了我的想象,而且正如靜海所說,一旦敷上和灌下‘蠱藥’后,她就完全不敢面對火光。

    我可以肯定,齊珊現在完全沒有自主的意識。

    因為,我發覺只要挪開按住她后頸的胳膊,她必定會為了逃避火光,竭力向后仰頭,甚至是會折斷自己的頸椎!

    “現在怎么辦?”郭森問。

    “把火光湊到她眉心中間,千萬別熄滅!”回應他的,是一個尖銳的像是女人般的聲音。

    郭森心無旁騖,我和竇大寶卻忍不住順著這聲音看了過去。

    看清發話那人的樣子,我差點吐血。

    竇大寶更忍不住破口大罵:“狗日的,老禿驢!你還是他媽藏了一手!”

    我絕對能理解竇大寶此刻的心情,回應郭森的人,一身皮衣皮褲,赫然就是靜海!

    這老東西,說什么懼怕浩正罡氣,不能以鬼身進公安局……他完全就是在放屁!

    雖然不明原因,可眼下他卻是切切實實的脫離了我的身體,以鬼魂的形態現身了!

    靜海似乎也很焦急,但卻似乎和我們此刻面對的狀況無關。

    他快步走到竇大寶身邊,弓著身,瞇起眼睛看著齊珊,好一會兒才說:

    “是鬼殺降!”

    他猛然抬起頭對我說:“雙子母血脈還不能替她解降,必須拔掉她的降引!”

    “該怎么做?”我是真沒了主意。

    “你留意看,她有一片指甲是黑色的,拔掉它!”

    我和竇大寶快速對視一眼,急忙各自低頭查看齊珊兩只手的手指。

    萬幸,身為法醫,工作時段是絕不能留長指甲和染指甲的。

    所以,齊珊被我攥著的那只手的中指,黑色的指甲蓋格外醒目,并且前端收縮發皺,尖銳的像是有毒的梟爪一樣。

    “還愣著干什么?幫忙??!”竇大寶騰不出手,只能沖靜海吼。

    靜海眼珠轉向我,囁喏道:“你知道我現在是鬼,我碰不到她的?!?br />
    我凝視他片刻,猛一低頭,用牙齒咬住了齊珊的指甲尖。

    靜海急道:“拔了它!”

    我脖子猛一甩,跟著,就聽齊珊發出一聲無比刺耳的慘叫。

    感覺嘴里發苦,我急著往外吐。

    這時,郭森舉著酒精燈的手卻猛一抖:

    “她的臉……怎么會這樣?”

    我心中一凜,吐掉咬下來的指甲,側臉看向仍被壓制的齊珊。

    就見齊珊臉上的肌肉,正以一種無比怪異的形態在快速的扭動。

    感覺就像是有無數條線狀體的小蟲子,在她臉皮底下游躥一樣。

    “靜?!蔽也蛔灾鞯拇謿?,眼睛死盯著靜海,“大師……”

    此刻,我感覺從未有過的無助。

    我是陰倌,而且是半吊子。

    我和所有人一樣,只想達到我期望的目的,我在做,可我想不到下一刻會發生怎樣的狀況。

    “成了!她應該沒事了!”

    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乐彩网排列五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