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頁   夜間
筆趣閣 > 劍徒之路 > 第458章 深意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筆趣閣] http://www.cohnjz.live/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三名金丹自去喝酒,手底下的弟子當然不會死撐,也各自星散,整個道宮,便成了一座空樓。

    但李績的步伐,不會因為這里有沒有人而停下,只不過在外人看來,沒有出現火爆的場面稍微有些失望而已,中行帝大失所望,

    “哼,原來也是欺軟怕硬的……”

    拂袖而去。

    李績一行人,波瀾不驚的穿過道宮,在石樓底層留下幾處大洞,至此,今日進三晉城的目的已達,于是加快速度,不過片刻功夫已出了皇城,再往前奔行數十里后,李績停了下來,也不說話,只定定的看著果果。

    果果心里哪里還不明白,躍下駿馬,哽咽著跪在李績馬前,

    “先生,果果明白了!”

    她本非愚鈍之人,開始只是因為心有郁結之氣,還不能體會李績深意,但自出得道宮,心境大開之后,馬上便明白了。

    李績帶他們闖三晉,有三層意思,一是不支持牧雅風的變革主張,但并不反對他們在一起,這并不是說變革是錯誤的,而是不合時宜而已,這一點人類無法改變,能改變的只有時間。

    二是對宗門,軒轅有培養之功,圖遠即自斷一臂,又穿道宮大洞,此事從此做罷,不能再存報復之心,這是做軒轅弟子的本份。

    三是道心堅持,劍修當勇往直前,即使事不能達,心也要有這股銳意,穿大朝會,皇城,道宮,就是要告訴她,修士若想成道,便要有斬盡一起障礙的決心,世俗不能擋,皇權不能阻,便是師門軒轅劍派,該斬也得斬!

    “去吧,各人的道皆有不同,你不必學我,你就是你!”

    眼看三人越走越遠,李績嘴角帶出一抹冷笑,果果他們不會再被攔阻,因為這次事件真正要釣出的人是他李績,正主兒即現,誰還去管小雜魚呢?

    果果的未來,路在她的腳下,誰也幫不了。

    人的一生中,會有很多的選擇,有對也有錯,或者說,也談不上對錯,你不可能因為這也許是錯的,就不去做選擇,這世上,又有多少人永遠在做對的事呢?

    就象李績,在新月福地他把自己女人的性命搭了進去……

    果果要和這個男人在一起,談不上對錯,因為感情沒有對錯;對門派,也沒有對錯,軒轅也從來沒有要求自己的弟子為門派拋妻棄子,門派是組織,個人是個人,當門派有需要時,能站出了,便足夠了。

    這就是一場試煉,修士的整個人生就是一場試煉,你又如何去判斷何時出戲?何時入戲?

    就拿它當成紅塵歷練吧,反正也是早晚的事;男人能借口紅塵歷煉去凡世娶妻生子了悟人生,為什么女人就不行?

    至于年齡大小,修真界道侶之間相差百歲的比比皆是,相差數百歲的也不是沒有,果果和牧雅風相差不到二十歲,已經算是很般配的了吧?

    這樣的男人,確實是人生中最有吸引力的階段,至于是否無趣,是否道貌岸然,這需要時間去考驗,這本就是果果歷煉中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結果怎樣?不重要,重要的是果果是否能從中走出來,數十年后,天人兩隔,走出來,道途再進一步,走不出來,一切休提,公平合理!

    這就是果果的劫!從她出生在雙峰,在蝴蝶谷長大,埋藏在心底最深處的惡魔!所以她才會喜歡上牧雅風,不是因為他有風度,有言談,有能力,而是因為他做了果果夢想中一直想做的事!

    這是她的劫,需要自己走出來!

    李績懸浮而起,拍拍駿馬讓它自行離去,果果的劫已經明了,那么我的劫呢?在哪里?

    他自千島域返回,純屬起意而動,不可能有人預知,出現在軒轅不過一日便聞悉果果之事,護送果果一日,如果有變故,那便只能在離開三晉城之后的這段時間,時間不會長,二個時辰沒人來,證明他可能是想多了。

    他不想走,如果是在成丹之前,他會毫不猶豫的離開;可隨著實力的增長,人便不能總是回避,在北域,軒轅劍派的地盤,他還真想看看究竟是誰,吃了熊心豹子膽,敢擼軒轅的虎須!

    會是元嬰么?李績真心期待!

    他沒有等多久,從鹿城方向便傳來兩道神識在飛快的接近中,鹿城,周邊地區唯一一座擁有洲內傳送的城市,也就是說,如果李績通過傳送回軒轅,也一定會和這兩道神識的主人遭遇上。

    來者不善呢?李績瞇起雙眼。

    來者一高一胖,著普通道袍,形貌普通,也無甚出奇之處,是兩名金丹!

    不是元嬰?這即出乎意料之外,也在情理之中,李績自覺實力,在青空世界中若不出元嬰,怕也沒人能留得下他,但話說回來,這里畢竟是北域,外派元嬰最不愿意來的地方,劍修戰力高強,速度又快,冒險進來容易,惹禍出去就難比登天。

    兩人看到李績懸空當面,仿佛正等著他們似的,不由的交換了一下眼神:此人棘手!

    “這位道友……”

    高個修士話還未說完,一枚飛劍已經離他不遠,同樣的他那個胖伙伴,也沒逃過李績的招待,這讓高個子驚怒無比?這劍修,是知道他們的意圖?還是本性殘暴?或者噬殺如命?

    李績縱起身形,遁術開處,人已飄到另一個方向,但泥丸宮中的劍丸,卻是源源不斷的擊發了出來;他在千島域憋了太久,斗戰不少,卻總是感覺縮手縮腳,不能盡興,現在在北域,有這么兩個免費的靶子,正好可以用來解悶!

    至于他們是誰?有什么目的?是誰指派的?重要么?你問他們,他們就會告訴你么?

    所以,就不如直接殺個痛快,殺得他們莫名其妙,殺的不可理喻,殺的對手疑神疑鬼,那就對了!

    他的方式便是劍修最常見的,對付雙人圍攻的模式,遁術全開,縱橫往來,絕不停留;少量飛劍牽制那胖子,劍光分化出的數百道劍影則罩定了高個子,鋪天蓋地,沒頭沒腦的砸將下來,一出手便是全力,頓時便讓兩人一通手忙腳亂。

    麻痹!到底是我們伏擊這劍修?還是這劍修追殺我們?

    這是兩人共同的怨念。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乐彩网排列五走势图